无论是“假精神病”,还是“被精神病”,都是“强制医疗”制度实施中的不堪乱象。如果任由这种不正常现象存续,不仅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,更亵渎司法正义和法律权威,被称为中国法治建设亮点的“强制医疗”措施,也将大打折扣。

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(Hogan Lovells)合伙人Rachel Kent说,那些苦于“重拟”合约的银行或许能从欧盟大国政府提出的临时方案得到协助,但这些方案都尚未正式成为法令,而且各国给予的弹性有相当大差异。